你还在为找不到工作发愁?灵活就业了解一下!

行业头条5682年前

随着电子商务、共享经济等新业态的快速发展,青年的就业观念和就业形态发生深刻变化,很多青年不再局限于“体制内”就业,甚至不再有传统意义上的“工作单位”。他们的身份非常复杂,有通过网络平台提供服务但与平台不发生劳动关系的,如青年电商、外卖骑手;有没有用人单位、独自提供服务并获取报酬的,如健身教练、网络主播;还有大量没有列入国家《职业分类大典》的“新职业”......使得灵活就业顺势成功出道。

受疫情影响,一度出现有的企业有活缺人干、有的企业人多缺活干的现象。上海某旅客服务公司为了减轻疫情影响、保障员工收入,同时助力地方企业复工复产,从2月20日开始先后组织19批次共2600名岗位富余员工到12家企业做共享员工。

这家公司拥有10200名员工,主要从事高铁餐饮服务和高铁站车保洁服务,在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时期,约有3500名员工无活可干。如何减轻公司人工成本、保障员工工资收入成了头等大事。

据该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介绍,他们抓住一些企业复工复产的契机,联系共享员工事宜,与用人方一拍即合。从2月20日开始,先后组织19批次共2600名岗位富余员工到12家企业做共享员工。

被共享的员工是如何克服困难适应新环境,又如何掌握技能胜任新岗位的呢?接下来一起看下《工人日报》记者对该公司几位共享员工的采访。

后厨切配员变身口罩包装工

5月12日20时20分,45岁的杨贞文和妻子余雪美下班后一起从杭州珍琦口罩厂生产车间往宿舍走去。

杨贞文原本是旅客服务公司南京南站主题餐厅的一名后厨切配员,去年11月和妻子一起入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餐厅生意一落千丈,有着丰富求职经验的他敏感地预见到岗位岌岌可危。

“那时我真的是担心,我们是新人没有什么特殊技能,如果我们夫妻俩失业,贷款怎么还?还在上学的两个孩子的生活怎么办,关键是疫情期间再找其他工作也很困难。”杨贞文说。

很庆幸,该公司并没有裁减一名员工,而是千方百计到市场上帮员工寻找可以胜任的岗位。杨贞文夫妇作为共享员工,来到了杭州珍琦口罩厂,成为生产线上的包装工。杨贞文负责口罩整箱打包,余雪美负责口罩小盒包装。“别小看包装,我们可起到了口罩质量最后把关的作用。” 余雪美介绍说,装盒时她会透过塑料包装袋看口罩做工有没有留下线头什么的,而杨贞文在最后打包称重时会通过重量来判断口罩数量是否无误。

“干一份工作就要踏踏实实干好。”杨贞文说。

一周白班、一周夜班地轮换,对于来自江西上饶农村的夫妇俩都不算难事。杨贞文一个班可以打包65箱总计13万个口罩。

“虽然流水线工作与干切配员工作性质不同,但在疫情期间仍然能有稳定的工资收入,一家人生活有了保障,厂里还为我们安排夫妻房,我们很满足很感恩。”杨贞文说。

垃圾清运工变身摩托车安装工

5月13日,武敏在车间举着10多斤重的电钻为三轮摩托车安装消声器打眼上螺丝。

“这个工作一般是男人干的,因为我们共享的男同事少,我就挑战上了。”宗申车间噪音很大,武敏近乎用“吼”来说话。

武敏原本是旅客服务公司徐州东站的一名垃圾清运工,因为工作量减少,3月25日以来,她和部分同事共享到徐州宗申集团成为流水线上的安装工。

以前清运垃圾按固定的作业流程干,现在的工作节奏则要根据流水线来——每天8时开线到19时,除了固定的午饭、上厕所停线时间,其余时间流水线上都不能耽搁,不然会影响到整条线的工作效率。

一天下来,武敏要安装320辆车左右,一辆小车要打6个螺丝,大车的螺丝还要多一些,“经常下班时手臂都被震得麻木了”。

打眼上螺丝也是一门技术活,因为电钻震动中,如果不能驾驭好的话,螺丝就会打偏。“安装消声器属于成品的末端工作,不能因为我的技术不过关影响成品质量。” 武敏说,“流水线上的老员工刚开始对我们的技术没信心,经过勤学苦练,现在我们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能赶上老手了。”

说起为什么愿意外出共享,武敏坦言,“没有活干,肯定影响收入,尤其是一些有房贷车贷的同事,压力更大。公司能帮我们就近找工作已经很好了,虽然累点,但不用为生计发愁,我们还是很开心的。”

乘务领班变身导光板质检员

5月14日6时半,劳累一夜的许梦娇脱下全副武装的防尘服回到宿舍休息。

许梦娇原本是旅客服务公司的一名乘务领班,疫情期间,为了减轻公司压力,保障自己的收入,她主动申请作为一名共享员工到苏州瑞仪光电工厂工作。

许梦娇的工作是在无尘车间做导光板终检,这也是导光板出厂的最后一个环节,稍有疏忽就会影响到产品质量。

“现在基本都上夜班,19时半工作到6时,一个人在1平方米的空间站着干一夜,腰酸腿疼,也没法找人说说话。”她说,高铁餐饮服务全靠嘴勤腿勤、与人交流,可在工厂需要安安静静地守着流水线。

检验一块导光板需要18个程序,每20秒左右,流水线就会传递过来一块导光板,许梦娇每夜要检验1700多块导光板。

“通过这次外出工作,我真正感受到了我们以前工作条件的优越,等疫情结束回到自己岗位上,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许梦娇说。

对员工而言,共享既是危机下的自救,亦是一种“新活法”的体验。

疫情的阴霾下,失业潮之际,你也希望通过灵活用工的方式让自己持续有工可打吗?你被通过灵活用工的方式安排过工作吗?

作为一家灵活用工平台,工务园与2000+用工单位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有自己的大型数据库,通过互联网高科技应用,人工智能服务,完成供需双方精准匹配,可为广大蓝领求职者提供电器工、文员、助理、生产装配工、操作员、技术员、生产拉长领班、品保员、月嫂、婴儿护理师、家庭管家、养老护理、快递员、外卖员等等各种普工、技工、临时工类灵活用工工作,总有一款适合你!

欢迎感兴趣的朋友们进入【工务园】小程序,开启灵活就业新体验!


相关文章

劳动合同期满也不能与员工终止合同的11种情形

劳动合同期满也不能与员工终止合同的11种情形

正常情况下,劳动合同到期,用人单位可以终止劳动合同,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劳动合同到期也不能与劳动者终止。 依据《劳动合同法》、《工伤保险条例》、《工会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劳动合同...

危中寻机-东莞制造战疫录|亿方集团:开发招工APP,掘金“共享员工”市场

工务园APP瞄准蓝领工人市场 “集团通过发展旗下工务园劳务平台,实现一季度业绩提升近160%!”4月18日,广东亿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方集团)董事长夏道宁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疫情期...

工伤保险知识小课堂开堂啦~快拿上小本本做笔记吧!

工伤保险知识小课堂开堂啦~快拿上小本本做笔记吧!

上下班路上摔伤了能算工伤吗?工伤期间工资怎么算呢?如果没有参加工伤保险还有保障吗?...这些工伤保险小知识你都了解吗?这不 都给你整理出来啦不过最近天气阴晴不定各地都出现了暴雨天小伙伴们上下...

劳动合同无效怎么处理?如何撤销无效的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是指劳动者与用工单位之间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虽然劳动合同法允许当事人对劳动合同进行约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约定都是有效的,那么劳动合同无效怎么处理?如何撤销无效的劳动合同?下...

劳动者用假名入职未缴社保,变更真名后能否要求补缴?

【案情】刘某于2005年10月以他人之名应聘到某公司工作,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1年3月,公司为员工办理银行卡发放工资手续时,因需要提供银行账户,刘某方变更为与身份证一致的真实名字,并继续在公...